当前位置:首页  本系动态

2019年国际导演大师班(中/东欧)第一周课程总结


513日,2019年国际导演大师班(中/东欧)顺利开班,第一周就迎来了著名波兰导演、演员——雅罗斯劳·弗莱特(Jarosław·Fret)。弗莱特是ZAR剧团的创始人和领导者,格洛托夫斯基研究院院的院长,华沙国家戏剧艺术学院(弗罗茨瓦夫校区)前讲师,2016年弗罗茨瓦夫作为欧洲文化首都策展委员会主席和戏剧节目策展人。他带来的主题是“四个中心:身体潜能与有机行动”。

 (弗莱特导演在讲述他的理论)

 在格洛托夫斯基的理论中,训练演员的目的不是教给他们表演的技巧,而是帮助演员消除自身的身体器官对心理的阻力,使其心理冲动与形体反应同时产生,让身体得到真正的自由。作为格洛托夫斯基的弟子,弗莱特导演工作的重点自然离不开对身体的训练。他认为,戏剧的一切都是有关于人的身体,戏剧的材料就是演员的身体,戏剧的发展靠的不是科技而是人的身体。在为期五天的学习生活中,弗莱特导演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不同样式的身体训练。

(弗莱特导演带领大家做身体训练)


 在弗莱特导演的理论中,他的“四个中心”是非常重要的,是他工作的核心。前两个中心分别是胯部和肩膀,这两个中心由脊柱连接。第三个中心是呼吸,这里的呼吸指的并不是吸气、呼气这个动作,而是指呼吸的辐射以及呼吸创造出的空气的波动,这个波动使我们的声音扩散出去,从而到达我们想让它到达的任何地方。呼吸开始于我们的身体,结束的时候可能在他人的耳朵里,也可能在幕后或者是任何听着的人的位置。第四个中心是感官的接触,不止是视觉、听觉上的接触,而是运用所有能与外界发生联系的感官去感受你身边的人以及身处的整个空间。在每天的课程开始前,弗莱特导演都会让我们做一个有关于“四个中心”的小练习。他让我们想象在自己的上方有一根线或者杆,我们要伸手去够它,同时膝盖慢慢弯曲,脊柱保持直立,这样就形成了一种上半身向上、下半身向下的感觉。他还要求我们把自己的眼睛、耳朵放在胸部的位置,运用呼吸去感受、去观察整个空间。这个动作一开始会是你感觉非常累,但是之后会发现自己的脊柱乃至整个身体得到了伸展,你能够抛开身体的束缚去真正的观察、感受整个空间,感受他人的存在,与他人建立连接,这也是这个练习的主要目的:放松身体、感受空间、建立连接,为接下来的身体训练作准备。

 弗莱特导演认为演员表演有三个素质非常重要,分别是:强度(密度)、持续性、流畅性,他们就像一个等边三角形一样。他将强度分成了1-10十个等级,让我们先以5的强度在舞台上自由走动,我们会随着他说出不同的数字而变换自己的行走强度,为的是让我们在感受舞台的同时也感受其他人,与其他人建立起连接。之后他会单独让某一个人变换强度,看其他人能不能察觉是谁强度变了,变成了哪个数字。这个练习让我们明白在舞台上观察他人、与他人建立联系的重要性,因为舞台上的变化如果连演员自己都感受不到,那观众一定接收不到。


 (学员们在进行练习)

除此之外,弗莱特导演带来了另一个有关强度的练习。他让我们两两分组,面对面都以5的强度走向对方,相遇站定,直到发现彼此间有人的强度变化了,再转身以5的强度离开。改变自己的强度,变成一方高、一方低。几组练习下来,弗莱特导演会让我们彼此交流自己的感受,并且说出自己从中看到什么样的故事。

 (学员在做练习)


 还有一个练习使我们学员对导演的工作方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弗莱特导演给我们提供了四种规定情境:

  1. 凌晨一点,你在家中等一位本应该晚上十一点到的朋友,听到门外一声巨响,然后你去开门。

  2. 凌晨一点,你在家中等一位本应该晚上十一点到的朋友,听到门外有细微的声响,然后你去开门。

  3. 凌晨一点,听到门外一声巨响,然后你去开门。

  4. 凌晨一点,听到门外有细微的声响,然后你去开门。

 他让我们选择一个情境,仅仅依靠从椅子上站起来到开门这个过程中强度的变化来让观众知道你表现的是哪一个情境。之后,在你之前表演的基础之上,他改变了演员和门之间的距离,分别是:缩短为三分之一、紧贴着门、门在演员的身体中。虽然距离缩短了,但是之前表演中强度的变化不能少。之后他又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比如固定演员只能用身体的一部分进行表演,或者加入节拍器,利用节拍器的快慢影响演员心里的时间,进而影响演员的表演,最后导演会从这几个片段中抓取他满意的部分,组合起来,让演员重新再表演一次,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会比之前精彩很多。这个练习的意义在于一开始演员的所有动作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导演只是给了演员一个很笼统的规定情境,之后选出他认为合适的动作、细节,组合在一起,演员通过不断的重复这些动作,形成一种身体记忆,在最后的呈现中达到一种下意识的表演状态。在这种排练方法中,导演只是起到一个拼接的作用,表演中的所有素材都是演员自己创造的,导演只是将其中他满意的,甚至是演员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动作和细节固定下来。这么做可以给演员最大限度的自由,因为所有的表演素材都是自己的,不需要去费力体会导演给到的要求;与此同时,这种形式又比自然主义高级,因为在最后的呈现中并非是百分百的自然反应,而是经过挑选的,剔除了一些不必要的或者不合适的部分,这样的表达更加的简练、准确。

 在我们传统的表演体系中,我们常说要全身心的投入到角色创造当中,这里有身也有心,但是我们的训练往往这两个是分开的,我觉得不光是演员要心里想象、体验、感受,他还有肢体的训练。 平常的时候我们一般来说去塑造一个角色导演会说你此时此刻想什么,你是怎么感受的,你的体验是什么样子的,你想到了,你感受到你自然而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也了解过许多和身体有关的演员训练方法,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太强调身体的训练了,这跟训练一个运动员、杂技演员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弗莱特导演的这一系列身体训练让我们觉得是身心共同的训练,共同的结合,真正的能帮助我们拓展了我们表演的可能,也让我们的表演更加的准确、生动,甚至可以量化,可以真正变成情感的运动员。

 (学员与老师合影)


 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弗莱特导演通过讲述和身体训练使我们学员对他的理论中的“四个中心”有了全方位的理解,同时也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懂得了在舞台上与他人、与整个空间建立连接的重要性。在导演技法方面也拓宽了我们的视野,了解到了全新的排练与训练演员的方法,让我们充分地感受到了戏剧这门艺术的魅力!

(图/文 宋冠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