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本系动态

2019年国际导演大师班(中/东欧)第五周课程总结

      2019610日——615日,上海戏剧学院2019国际导演大师班(中/东欧)最后一周,迎来了现任布拉格城市剧院的院长——米丘•杜埃卡尔导演。他从中学开始就参与戏剧工作室的导表演工作,在布拉格表演艺术学院戏剧系学习舞台导演,之后他作为布拉格的Divadlo Komedie剧院导演和艺术总监,带领这个历史悠久的剧院经历又个飞跃,获得了1996年年度剧院奖。期间,他导演了多部经典作品。例如,契诃夫的《三姐妹》,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仲夏夜之梦》,《驯悍记》和《威尼斯商人》,恩奎斯特的《影像创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十个印第安小男孩》等。米丘•杜埃卡尔也对中欧戏剧产生了非凡的影响。他在2009年成功的执导了《净身池》,一部当代以色列剧作家哈达尔.加龙的作品。该剧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首演,之后又去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喜剧剧院演出,反响热烈。

 (图为米歇尔导演与同学们一起讨论《卡夫卡》剧本)

     这周米丘•杜埃卡尔导演带来了卡夫卡的中篇小说《变形记》,通过从文本到舞台呈现的过程,让同学们更加直观的感受导演在创作过程中应该注意的重点。《变形记》这部作品是由卡夫卡在20世纪初创作的。虽然他的著作并不多,三个长篇,一两个短篇,但是这些作品的意义和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他经常会关注到个人在现代社会中的地位或者状况,如果把他的作品归结为一个词汇,“异化”最为贴切。他擅长用内心独白、回忆、幻想来表现人的精神世界,从而揭示丑陋的本质。米丘•杜埃卡尔导演和卡夫卡同样出生于布拉格,自然对作家会有多一份的欣赏,对《变形记》这篇小说也由衷的喜爱,他与同学们共同探讨,阐述了自己对于著作的读解,也分析小说中的人物及剧本背景、社会利益、重要事件等,最终明确的把这篇小说分为5个篇章。

                      (图为学员构想的虫子尸体服装道具)

第一部分:格里高尔一觉醒来变成虫子的过程。

第二部分:秘书主任找到他质问为什么没有去上班。这一部分是格里高尔变成虫子以后和第一次外部世界的冲突。

第三部分:与父母之间的冲突。格里高尔自己推开门,母亲过来跟他接触的时候,看到儿子变成虫子的事实,晕倒在地,父亲冲着他扔苹果。

第四部分:和租客之间的冲突。因为格里高尔丧失了劳动力,家里没有了主要的经济来源,为了维持家计,所以需要把房子租出去一部分。父母是一直不进这个房间的,对他是一种视而不见的态度,但他的妹妹每天会把食物给他拿到房间,喂他,帮他打扫。家里的人包括格里高尔自己都在这个过程中尝试着适应变成了虫子的这个事实,但最终连最崇拜他的妹妹都嫌弃他。

第五部分:格里高尔变成虫子后在饥饿中慢慢的自然死亡。

 简单的划分,对后续的导演工作起了极大的帮助,让学员们明确了知道了每个段落中心冲突是什么。

              (图为米歇尔导演和同学一起创作构思)

导演强调很少有这样的小说能够在第一句话紧紧地抓牢你,并且带来极大地冲击。但在这个著名的小说第一句话就是“一天早上主人公格里高尔·萨姆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已经变成了一只甲虫”。大家都知道,变虫子的过程是不可能在剧院里真实的展示的,导演也不希望用儿童剧的方式在舞台上扮演一只虫子。短短5天的时间,需要我们去构思怎样把文学作品中“虫子”的生活状态搬上舞台,这给予了我们极大的创作空间。虽然剧本中没有形容格里高尔长什么样子,也没有形容他变成了的虫子具体是什么品种的虫子。虽然没有必要特别具像地展示出来虫子的形象,但作为导演排这个戏必须充分的发挥想象力,可以利用各种手段,让观众真切的感受到你臆想出来的虫子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图为学员们的日常排练打点作品)

 在第一天的课程中,米歇尔导演就把所有同学随机分为3组。引导同学们通过①寻找虫子形象——②确定故事利益——③固定表现手法——④按照5个篇章依次分段排练——⑤联排,使故事看起来更合理——⑥强化导演语汇,配合简单灯光音效使作品更完整。最后在4天的时间里形成了风格迥异又极具特色的三组作品。第一组采用高科技方式,把蟑螂的投影投射在男演员身上,利用强烈冲击的视觉效果抓人眼球,我们简称为“科技组”。第二组的学员自己动手制作了一只虫偶,并使这只虫偶与演员渐渐融合成为一体,呈现效果逼真且真实,我们简称为“人偶组”。第三组用椅子在创造多变的空间,并用肢体和声音效果来模仿出意化的虫子,大大的利用的剧场的假定性,我们简称为“椅子组”。

 (图为木偶组在进行最后的合成)

三组同学分头工作,每半个小时一次的回课频率,使学员们压力巨大,大家集思广益,各种元素的叠加,各种手法的运用,做完加法再做减法,使整个作品达到极度统一,又具可观性。短短一周的排练时间,在周五晚上的汇报中能呈现出这样三个极具特色的作品,实属不易。但是,或许是太匆忙,作品仍然还是不成熟,许多导演语汇没有表达清楚、作品想表达的利益不够明确、技术人员与演员之间的关系还不明确和深刻等等,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去挖掘,如果能更深一步的发展,想必都会成为非常好的作品。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感谢米丘•杜埃卡尔导演带我们经历了一次从文本到戏剧的奇妙之旅,受益匪浅、发人深思。

                  (图为大师班(中/东欧)第五周集体合影)


                                                        (图/文 李慧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