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导演系>>教学科研

【眭慕蛟】俄罗斯戏剧环境与戏剧教育漫谈

俄罗斯是我一直非常向往的国家。此次能够有机会去亲身体验和考察了解俄罗斯戏剧与戏剧教育的状况让自己感到尤其的高兴、期待。
2010年9月30日至10月8日与系主任卢昂教授,以及张仲年教授、季强、章文颖、沙扬等我们一行六人作为2011年“国际导演大师班”(俄罗斯)筹备工作人员,对俄罗斯进行了为期9天的工作访问。
在俄罗斯我们首要任务是抓紧与俄罗斯驻上海总领事馆推荐的几位当代戏剧领域非常有影响力的导演热诺瓦奇、博罗金、卡扎科娃、波波夫斯基、福钦、多金等进行会面。就明年国际导演大师班的安排一系列细节问题进行了认真的会谈与讨论。从而落实2011年国际导演大师班(俄罗斯)的计划。
在与上述各位专家会面、会谈过程中,我们先后访问考察了热诺瓦奇工作室小剧院,莫斯科青年模范剧院,莫斯科戏剧中心,莫斯科福缅科大师剧院,以及圣彼得堡的国立阿基莫夫喜剧院,亚历山大林斯基剧院等6家俄罗斯非常重要的、著名的剧院。
我们还应邀观摩了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表导专业学生演出的《马蒙其人其事》、波波夫斯基导演的《爱丽丝漫游仙境》、多金导演的《三姐妹》、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表导专业学生演出的《哈姆雷特》、社会讽刺剧《双重人格》、以及博罗金导演的《埃斯特·凡多林》等6部大戏。
按照预定计划,我们还访问了与我院关系十分密切的,俄罗斯两所最古老、最著名(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戏剧艺术学院,莫斯科戏剧艺术院校与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进行了虽然是短暂而深入交流。期间,观摩了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导演系学生的演出,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导演系毕业生的演出,以及导演系表导班三年级的教学阶段原创作品的汇报。
短短的9天时间,在安排上确实是太紧张了,每天一早从酒店出发,一直到晚上11点之后才能回到酒店,实在无法去做一些更深入的考察与调研,留下许许多多的遗憾。好在以往从学院的学刊《戏剧艺术》,以及学院从俄罗斯留学归来的老师中也了解了一些俄罗斯戏剧与戏剧教育的情况,使我们虽然是第一次到俄罗斯,却也并不觉得太过陌生,短短的九天时间,结合以往的感性的印象,我们在俄罗斯的亲身经历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颇多的收获。
百闻不如一见,在俄罗斯的九天访问,我受益良多,感慨万千,非常愿意将所见所闻与大家一起分享。然而,受专业背景影响自己的感受难免有缺乏高度和深度之嫌。还请大家共同探讨,批评指正。
一、   戏剧市场的良性循环
俄罗斯的戏剧艺术同样受到俄罗斯社会政治、生活与商业化等影响,但文化体制、机制仍然呈良性循环;戏剧依然是俄罗斯人民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戏剧艺术家们依然通过戏剧在影响着社会现实生活;十分突出的是,当今俄罗斯的戏剧艺术家们对各种戏剧流派的传统既继承,又有发展,呈现更多元化、个性化。
俄罗斯政府非常重视对戏剧艺术、戏剧教育,仍保持着相当大的的支持和投入。目前俄罗斯莫斯科、圣彼得堡仍分别各有200多个专业戏剧院、团(不包括小型、民间的)。据俄罗斯莫斯科青年模范艺术剧院的行政总监向我们介绍:至今政府对专业院团的拨款人保持着60%。其余的40%由院团自己通过演出及其他营收来补充。这和我们国家相比是非常不容易的。戏剧演出的票价在200卢布—2000卢布不等(1元人民币约合4.5卢布)。政府的支持和投入无疑对俄罗斯戏剧艺术、戏剧教育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体制和机制也是俄罗斯戏剧艺术、戏剧教育发展的重要保证。
俄罗斯剧院众多,且维护保养的非常好,许多剧院虽然都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但依然显得十分气派、豪华,包括舞台条件至今让人感觉还是那么好,这一切也都反映了俄罗斯戏剧的传统。
俄罗斯的剧院长期以来形成了导演(艺术总监)中心制,剧院都聘请著名的导演艺术家担任艺术总监(好比研究设计院、企业的总工程师)。为他们都配备了相当好的办公条件,并配有专门的秘书。这种体制的优越性体现在,剧院既可以引进优秀剧目,也可以自己来生产剧目。总导演(艺术总监)不管行政事务,只管作品的艺术生产与质量。此外,这些著名的导演艺术家又都是戏剧艺术学院的教授,非常受学生们的尊敬爱戴。这在他们陪同我们走进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访问中都能明显感受到,学生在校院里突然见到他们所崇敬的大牌导演先是会感到吃惊,转而马上会非常有礼貌的表示敬意。看得出这些大牌导演与学院的相互之间关系非常融洽,也是戏剧艺术剧院的极其重要的资源,并对学院发展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在俄罗斯人们崇尚戏剧,把戏剧视作人生命中所需的维他命,进剧院犹如进教堂。在俄罗斯看戏会感受到剧场的气氛极好。俄罗斯观众一般会在演出前的30多分钟就早早到剧场,亲朋好友之间在演出开始前进行着热烈的交流。或在剧院大厅、走廊间仔细欣赏着剧照和艺术家肖像照片。人们在看戏过程中十分投入,极有欣赏水平,包括儿童。俄罗斯人真正都把戏剧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当然,这也取决于戏剧作品非常高的艺术质量。我们在俄罗斯观摩的戏剧演出几乎都座无虚席。此次去了俄罗斯才发现,不知究竟什么原因,我们国家好像没有引进到最优秀的俄罗斯的戏剧作品。此外,俄罗斯优秀的戏剧演员实在是太多了,这与我们国内许多戏剧演出台上总有一些不太专业的演员影响演出质量而不同。其中10月2日我们在莫斯科新建的豪华的福缅科大师剧院看了由波波夫斯基导演的儿童剧《爱丽丝漫游仙境》,多媒体与传统舞美布景的完美结合,与剧中人物造型的完美结合让人赞叹不已,制作上完全不逊色于美国百老汇经典的音乐剧。尤其导演大胆启用的那位12、3岁的小演员是极具天赋,整场演出始终让在场的大人、小孩观众都始终如醉如痴。卢昂教授、张仲年教授都担任过我们国家精品工程的评委,可谓见多识广了,看后感慨万千地说,这是真正的艺术精品!而该剧的青年导演波波夫斯基已答应于2011年来我院国际导演大师班讲学。另如:10月1日我们在莫斯科青年模范剧院观摩了博罗金导演的悬疑剧《埃斯特·凡多林》,该剧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在莫斯科最近的演出中票房十分火爆,观众都是在提前一、二个月订票的。开场时,走道上全摆满了加座。我们作为博罗金夫妇的重要客人,也是在开场前由博罗金夫人亲自带我们到剧院走道的加座观摩。该剧舞美制作也非常精良,导演、演员水平非常高,故事跌宕起伏,我们虽不懂俄语都能领会台上的故事,更不用提现场的俄罗斯观众为何如此喜欢这一出戏了。该剧导演博罗金也是我院2011年国际导演大师班邀请的讲学专家。令我们十分惊喜的是博罗金夫妇都是出生在中国上海,夫妇俩对中国,对上海非常有感情,且为人十分谦和、平易近人。
俄罗斯戏剧作品的高水平,观众、剧场营造的良好氛围,表、导演艺术家的追求和创造力等等,一切、一切会让你强烈、深刻地感受到俄罗斯的戏剧艺术正在向更高的、崭新的美学领域不断的在进行着探索、实践、发展。
二、   戏剧教育的严谨扎实
俄罗斯在戏剧艺术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其影响世界的表导演艺术学派,也自然成为了他们戏剧艺术学院 表、导演训练的重要教科书。在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仍保持着教学严谨扎实的传统与相当高的教学水平。高水平的师资,学生们学习上的专注、投入,以及与专业院团保持紧密联系等,所见所闻会自然地激发起你对戏剧艺术的责任与使命感。
与许多我们见过的国外艺术院校相似,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校园都不大(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自己介绍是欧洲最大),俩所戏剧艺术学院的校园大门也都不大,可以说很小。如果不是事先安排,师生们有证件或IC卡都是不可以随意出入的,相比之下我们的校园环境就喧闹多了。俄罗斯的戏剧艺术学院客观上更让人感到艺术院校的神秘。但进入校门你将看到学校除了教学,专注的教学,还是专注的教学。教学空间很小,排练教室只有我们排练教室的二分之一,而正是由于小,让你感到所有的空间都在被紧张的利用,越发觉得教学气氛的热火朝天。这种门内、门外形成的巨大反差,好比一个热水瓶外冷内热,挺有戏剧效果的。
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对新专业开设是十分严格的。一个最重要的条件是,以核心专业(表导演专业)的需要来确定。另外,也要充分考虑到教学资源的可行性。这就是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教务处处长叶列娜关于对新专业开设问题的回答与看法。叶列娜精辟的回答无疑取决于她的教育家思维,而我们的一些高校之所以在新专业开设的问题上产生偏差,是我们的高校领导往往是以行政官员思维在办学。思维方式不同,结论必然不同。
与我们了解的情况相同的是,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教学十分扎实.采用工作室制(可参阅上海戏剧学院学报《戏剧艺术》2007年第二期“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导演与表演艺术教学大纲”)。高水平的师资保证了高水平的教学质量。以导演专业为例,学制五年,专业课学习7000多课时(其中3000课时是学生自己排练、创作)为我们的一倍多(我们学制四年专业学习为2200课时)。我们观摩了圣彼得堡表导演三年级教学阶段的创作汇报。汇报开始前,声、形、台、表教师全部到场,有趣的是该班还专门配备一名教授杂技技能的教师。汇报开始,学生们先躺在教室地板上,随后跟着音乐节奏活动身体约10分钟。每个教学创作作品汇报之间,采取戏剧人物串连形式介绍,而不是机械地采用学生报幕。同样的手段也体现在正式的演出中,在俄罗斯我们观摩的所有演出,每一场之间的转换工作人员上台换景都根据剧情着装,换景节奏跟随音乐行动。同时,场下或台口有演员根据剧情继续表演或与观众互动,自始至终让观众注意力不间断,保持全神贯注投入在演出之中。反映了俄罗斯对戏剧作品要求越来越细腻、越来越精致。
从俄罗斯戏剧艺术学院学生的课堂表现看,反映出他们教学质量还是大大高于我们的。在那里表导演班学生一般为30多人,其中学导演的为6、7人。导演专业学制5年。在校园里我们随处可见学生穿着戏剧中人物的服装,在寻找剧中人物的感觉。
从两个戏剧艺术学院看,学生演出的舞美投入上比我们要少许多。我们此次在俄罗斯期间观摩的《马蒙其人其事》、《哈姆雷特》,舞美、灯光都十分简洁,即使如此《马蒙其人其事》也是商业演出的。而圣彼得堡戏剧艺术学院导演系学生演出的《哈姆雷特》完全是实验性的,很有创造力。
另外,学院、剧院都非常尊重历史,处处张显着对先人的缅怀和对本国文化的尊崇,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圣彼得堡戏剧学术学院都有杰出的教师,校友的照片、画像、雕像;莫斯科戏剧艺术学院还有二战死亡教师学生的纪念碑。热诺瓦金工作室小剧院作为斯坦尼父亲企业旧址,为此,他们保留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等等。
俄罗斯人民有对戏剧艺术的热爱与欣赏习惯具有历史的传统,有世界公认的戏剧学派、体系,有一大批优秀的导演、演员,有专业剧院与戏剧艺术学院长期保持良性关系,有政府长期保持对剧院、戏剧艺术学院相当的财政支持等等。面对这样一个“戏剧王国”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地承认,在先天条件上已经决定了我们与他们必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同时,俄罗斯戏剧与戏剧教育一以贯之的稳定地发展,除了历史与传统,无疑还是得益于有着良好体制与机制的支撑。正因为如此,针对我们国家的戏剧与戏剧教育的现状,我们去讨论自己究竟是否一流,还是其它什么,也许是多余了。而是应该继续向俄罗斯戏剧与戏剧教育进行认真地学习、借鉴才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再说一句:2011年由俄罗斯戏剧专家来进行教学的“国际导演大师班”是非常值得大家期待的,欢迎大家到时候能来一睹俄罗斯戏剧家的风采。

(作者系导演系书记眭慕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