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导演系>>师生园地

【学生读书笔记】猛虎可杀 真情难扼

——读《获虎之夜》之两三言

       《获虎之夜》是田汉先生在1922年的作品,《获虎之夜》的故事发生在长沙的山里,魏福生是一个猎户,家境相对富裕。有一个独女名叫莲姑,并且一心一意地想将莲姑嫁到“选一选二”的大户陈家去,可是莲姑喜欢的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黄大傻。魏福生因为接连打死两只老虎在乡下名声大噪,这天晚上做好捕虎的笼子后带着自己的两个长工屠大和周三去捉虎,没想到枪打中的却是黄大傻。原来大傻为了能看到魏家的灯光一直都在远处躲着,不想却钻进了老虎笼子。在大傻小时候家境殷实时,魏福生曾默认两个青梅竹马的孩子最后的结合。但因为大傻家庭逐渐落败,魏福生不让大傻踏入其大门,甚至最后大傻身负重伤仍不允许莲姑来照料。最后黄大傻自尽身亡,莲花继续忍受着世间的痛苦……
 
栩栩人物:
        作者通过黄大傻和猎户的女儿莲姑的自由恋爱与魏福生的封建门第观念的冲突,塑造了两个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
 
        黄大傻命运多桀,爹娘相继去世,没机会读书,手艺也没学成,后来沦为乞丐,每晚睡在庙前的戏台底下。不论是从他自己说的“每晚都来看姑娘家的灯光”还是从旁人对他“可怜这孩子已经是个颠子了”都能看出他的悲剧命运,那一连串大篇幅的自述更是把这种“悲”层层堆叠。随着自己家道中落,黄大傻也就跟着沦落了。可以想象,在大傻这个年纪,应正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之时,有鸿鹄之志、满腔抱负,但他却过着要饭过活的日子。他有学手艺的机会却一再地放弃,对于自己的当下、未来可以说毫无把握、无能为力。可以说,黄大傻对自己的“活”没有根本的信念,他的生命力极端脆弱。正如他所说:“一个没有爹娘、没有兄弟、没有亲戚朋友的孩子,白天里还不怎样,到了晚上独自一个人睡在庙前的戏台底下,真是凄凉得可怕呀!烧起火来,只照着自己一个人的影子;唱歌,哭,只听得自己一个人的声音。我才晓得世界上顶可怕的不是豺狼虎豹,也不是鬼,是寂寞!
        对一个生命力极端脆弱的人而言,他活下去的唯一支点就是爱。他就像飞蛾一样,只想靠“莲姑娘窗上的灯光”更近些,因为只有这样可以重温往昔父母都在时的温暖的日子,就像“还是五六年前在爹妈身边做幸福的孩子,每天到这边山上喊莲妹出来同玩的时候一样”。这种爱,是他生命的原动力,滋养了他脆弱的生命。
        在对莲姑的眷慕背后,隐含的是一个敏感少年小心拾掇起自己生命力的种子,并期望其发芽的热切的心。
 
      “世上没什么东西能拆得开我们的手。”这不是某部爱情电影的煽情桥段,而是出自莲姑——一个淳朴的山村姑娘之口。从小孩子起模模糊糊的意思,到成人以后的矢志不渝,莲姑有着当代妇女最珍贵的品质:忠贞。这让这个人物很容易与观众拉近,博得好感。在封建门第观念的冲突下,莲姑这样一个弱女子能不畏强暴,绝不屈从那份包办婚姻,这个背后,并不单单是忠实自己的情感,也不单单是捍卫这段爱情,而是为了追求真正的自由。为了这个追求,她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这已是她能做出的最大抗争。在那个典型的封建家庭里,用嫁女儿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是很自然的事,所以莲姑的死也是一个必然结局,就算没有大傻被捕的突然事件发生,她也会在完成那门不情愿的婚事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二手法:
        此剧中,作家巧妙的设立了两个悬念:“获虎”的悬念以及婚事的悬念。本欲打虎,却打着黄大傻。打虎本是为了莲姑能有份气派的嫁妆,也因为意外获得的是大傻而发生突转。本来获虎和婚事是两桩不相关联的事,但在这个冬日的夜晚,两个悬念有了交集,互相牵制,并最终撞击出了结果。大傻死前的最后几句“我怕到我爹妈膝下去的时候不远了,又听说莲姑娘就是这几天要出嫁,所以我今晚又走到这边山上来,想再望望我两晚没有望见的,或许以后永远望不见的灯光,不想刚到山上便绊着药绳,挨了这一枪。我只望那一枪把我打死了倒好,免得再受苦了,没想到还能活着见莲姑娘一面,我挨这一枪也值得,死也死得过了。”
        在这里,作者表现的不仅仅黄大傻身体的伤痛,而是心灵的伤痛,最后黄大傻自刺其胸而死,莲姑悲痛欲绝正是这样一个悲剧的结局。
        正如《雷雨》设置在那一个闷热下午的周公馆一般,作者把冲突设置在一个“获虎之夜”也是非常巧妙。时间正是为莲姑准备嫁妆的阶段,一旦捕到虎,便意味着莲姑即将出嫁;同时这也是大傻内心最痛苦的阶段,数日不见加上爱人近几日就要出嫁的消息已将大傻折磨地生不如死,他只是想再望望“两晚没有望见的,或许以后永远望不见的灯光”。地点是魏福生的家,是大傻度过童年的地方,是大傻和莲姑爱情开始的地方。“真没想到今晚上又能到你老人家府上来的,更没有想到会真象受了重伤的野兽一样,倒在我小时睡过的这张竹床上。”尽管在大傻的意料之外,但又是在情理之中。这种时间地点的设置,极具戏剧性,同时也更加残酷。
 
此中深意:
       获虎之夜,虎当然是此剧的重点。这里的虎,可以理解成等级、财富、地位;也可以理解成坚贞、忠诚、执着;还可以理解成时代、历史、制度……虎是凶猛的动物,正如那个时代给作者带来的伤人的深刻记忆,在人道、民主的现实风潮的诱发下,有了《获虎之夜》的问世。从生活到戏剧,田汉以一种独特的结构方式,展示了人性的力量和人的自由意志,透视着人生现实的深层之“真”。
 
       猛虎伤人,残酷的现实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不论在怎样的恶劣环境下,真情都是一株生命力旺盛的新苗,终会冲破黑暗,迎接光明。(文/09级本科学生龚玉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