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戏“‘仞之楼’命名暨《吴仞之艺文集》首发式”

      2017年六月六日,天朗气清,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召集艺届各界前辈在佛西楼召开了上戏“仞之路”暨《吴仞之艺文集》首发式,参加此次首发式的包括上海戏剧学院院领导和导演系教师,特别到访的有上海戏剧学院老领导戴平、胡妙胜、荣光润以及导演马科先生、话剧演员严翔先生,以及吴润之先生的学生胡亦为、王琨和长孙吴似剑。
    大家首先来到仞之楼开启剪彩仪式,进行剪彩的是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书记楼巍,然后到上戏剧院前进行了历史性一刻的合影。
    在首发式上,首先发言的是楼巍书记,楼巍书记首先带领各位前辈回顾了吴仞之先生的生平。他说道,吴仞之先生是我国著名导演艺术家、戏剧教育家和词人,因为家人反对,他师从叔父、大数学家吴在渊学习数学。吴仞之学成担任中学数学教师,但不忘初心,积极投身学生业余戏剧活动。在结识左翼戏剧领导人于伶等人之后,始终自觉的跟着党,在戏剧战线上奋发工作。后来转为职业导演,成为左翼戏剧的重要骨干。他还钻研灯光技术,成为著名的灯光设计。吴仞之因在导演方面的成就,跟费穆、黄佐临和朱端钧一起成为“孤岛四大导演”。1945年应顾仲彝先生之邀,他出任上海剧专教务主任。他创建起全校的教学系统以及演出体制,废寝忘食,成绩卓著。特别在学校面临国民党参议院“裁撤风波”的险恶时刻,他挺身而出,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对保留剧校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是剧校真正的缔造者之一。为此,他被列入“黑名单”。在党的指示下,他离开剧校。因此他得到高度评价。于伶同志曾这样评价他:“思想上他虽然不是一个马列主义者,政治立场上他早已是一个党的最亲近的戏剧战士——具有布尔什维克精神的久经斗争与考验的战士。”1958年,吴仞之先生重新回到上海戏剧学院工作。他一如既往,积极响应时代要求,领风气之先,开创中国戏曲导演教学。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他带领青年教师们创造性的采用中西方戏剧结合、在观摩和创作实践中学习、邀请著名表演艺术家讲课等方法,先后培养出五百多位戏曲导演,为繁荣戏曲事业做出了卓著贡献。1962年,上海戏剧学院正式建立导演系,他是副院长兼第一任系主任,招收第一届话剧导演本科班。2017年是导演系建系55周年,导演系经过半个多世纪几代人的发展和建设,已经成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艺术学科,特别是连续9届的“国际导演大师班”,成为当代东西方戏剧交融与合作的重要品牌和基地。今天,学院决定命名“仞之楼”,出版《吴仞之艺文集》,来隆重纪念这位对戏剧教育事业尤其是戏剧导演教育事业具有深远影响的艺术家。楼巍书记指出,我们要学习吴仞之先生酷爱戏剧事业,勇于为之献身的精神;要继承吴仞之先生敢于开拓、善于创新、勤奋好学的苦干精神;学习吴仞之先生谦虚谨慎、清白忠诚的高尚品质,把他开创的导演教育事业继承发展,做出更好的成绩。
    第二位发言的是上海戏剧学院图书馆馆长汤逸佩教授,他对上海人民出版社表示感谢。
    第三位发言的是上海戏剧学院现任导演系主任卢昂教授,卢昂教授就两点进行总结,他首先就这次机会向各位老艺术家们汇报了当前导演系的情况。卢昂教授指出作为导演系的开拓者,吴仞之先生自最初开始坚守的东西方戏剧的结合、重视实践教学与艺术名家的直接授课、重视编导结合也是上戏一直秉承至今的教学特点,并进行了开拓。从坚持开办至今的戏剧导演研修班,到上戏尤为重视的本科教学,再到国际导演大师班,导演系利用各方面的师资力量,引领学生在夯实教学基础的根本上感受当下的国际戏剧的创作动态,吸收各方面所长,正是这方面因素,使得越来越多的上戏学生走进了国际名校。今天,导演系的全体老师仍在继续努力,希望将上戏导演系真正打造成国内顶尖的艺术专业,这也是导演系老师的共同决心和努力。
第四位发现的是吴仞之先生的学生、前导演系主任张仲年教授。今年是导演系建系55周年、上戏回顾导演教学60周年,也是吴仞之先生诞辰115周年,张仲年教授首先对各位在这个特别日子里的到来表示感谢。在回想仞之楼的由来时,他尤为激动。在听出了吴仞之先生的事迹后,张仲年教授向学校领导提出希望学校能够有一栋以吴仞之先生命名的楼,到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仞之楼三个大字向每一个从华山路门口进入上戏的人熠熠闪光。之后,张仲年教授讲述了《吴仞之艺文集》的出版过程,《文集》中收录了吴老的代表性文稿,“吴仞之艺文集”亦是吴老自己亲自拟定的名字,按照吴老的意愿,在吴老所有的文章中,选择了艺文部分。《文集》共分文五部分,包括了导演教学文章、吴老亲自创作的174首诗词、吴老翻译的两个改编剧本以及吴老的朋友、学生写的关于吴老的介绍、纪念、评论、传记,最后一部分,是吴老生前写下的工作年表。当中,张仲年教授特别感谢了对《文集》的出版给予了大力支持的汤逸佩馆长、宫宝荣院长、吴爱丽教授,以及胡导的孙子胡传敏先生,他搜集到了许多珍贵的资料。最后,张仲年教授郑重感谢了吴老的长孙吴似剑先生,他不但授权了家书使《文集》得以最终问世,也提供了极有价值的照片和资料。
接下来进行发言的是华东军政大学的胡亦为先生,作为吴仞之先生的学生,当出版《文集》这一件在他看来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真的成真的时候,尤其是在他得知上戏有一栋以自己老师的名字命名的楼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更要激动,胡亦为先生感谢学院领导们的重视和付出。
然后进行发言的也是吴仞之先生的学生王琨女士,她说,吴仞之先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正直、坚韧、低调的人,他把自己的最后一滴血献给了祖国和戏剧事业,这种无私值得每个人向他学习,而她自己,要学习这种精神到她呼吸的最后一秒。王琨女士着重讲了作为一个学习数学的艺术家、大导演,吴仞之先生是怎样用逻辑思维、理论思维来引领她学习的。她生动的形容道,《文集》的出版就好像一座大山,正是上戏院领导的支持,使得这件事情最终如同愚公移山一样顺利完成,她相信是吴老的在天之灵给出了启示。
接下来发言的是吴仞之先生的长孙吴似剑,他代表家人向上戏和坚守在导演学科建设培养上的教授专家和广大戏剧爱好者表示感谢,愿上戏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继续为国家培养艺术人才。
前院长郭东篱先生表示,自己作为吴仞之先生的学生,能够看到老师《文集》的出版非常感谢,之后,他朗读了吴老的作品《丙申教师节扫墓祭文》。
同时发言的还有上海戏剧学院的老领导戴平、胡妙胜、荣光润以及导演马科先生、话剧演员严翔先生,他们无一不被今天的活动触动了心怀,各位艺界前辈共同告慰、怀念着吴仞之先生的在天之灵,述说着自己的学习经历、从艺经历、演出经历以及,当中不乏对晚辈们的深重寄嘱。
 
 
几代表导演系教师集体合影
 
 
仞之楼剪彩仪式
 
 
纪念文字
 
 
《吴仞之艺文集》首发仪式座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