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际导演大师班(文明古国)第四周课程总结

2018年6月4日至6月8日,上海戏剧学院2018国际导演大师班的第四周,迎来了埃及著名演员和舞台导演阿塞姆·纳加狄。他任教于开罗艺术学院高等戏剧艺术研究所导演系,也曾作为访问教授任教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并且在埃及文化部担任多个职位。
在第一天的课堂中,阿塞姆老师说戏剧就是play(双关,英文中的play既有“戏剧”又有“玩”的意思),让同学们玩起来。阿塞姆老师是如何带领同学们玩的呢?
随着不同类型的埃及音乐跳舞。阿塞姆老师要求同学们先倾听音乐,再让身体随着音乐的韵律摆动。之后,阿塞姆老师说明了音乐中歌词的含义,让同学们再随着音乐跳一次。有趣的是,同学们知道了歌词含义后反而没有不知道时跳得有韵律和自在。歌词与音乐对于身体会产生不同的作用,对于歌词的理解有时甚至会阻碍身体对于音乐的感受。但不要忘了,感受比知道更重要。
 
 
图为同学们正在感受音乐 
 
扮演动物,在不同的动物相遇之时,产生戏剧性。比如同学扮演的大猩猩遇到狮子时装死,在狮子离开之后悄悄逃跑,既丰富了这只大猩猩的性格特征,又增添了故事的趣味性。还有同学们扮演海豹的一家,初看上去有点平淡。在阿塞姆老师的指引下,其中有爱睡觉的海豹,有爱打架的海豹,有操心的海豹父母,丰富了每个角色的性格,使海豹一家显得生动有趣。
 
 
图为学员在做动作练习
 
将随机动作融入故事。两位同学面对面坐在椅子上,手放膝盖之上,保持坐姿,不能乱动。一位同学讲述故事,另一位同学每隔一段时间站起来做一个动作,这个动作可以和故事没有任何关系,也可以非常抽象。讲述故事的同学在看到动作后有十秒的时间做出反应,将对面同学所做的动作融入到故事中去,让动作和故事有机结合。比如做动作的同学做了两只手向上的动作,说故事的同学可以在故事中说“小朋友够不到厨房高处的柜子”。同学们可以尽情去延伸动作的含义,这个练习非常锻炼想象力、专注力和即兴创造力。有趣的是,动作会引导故事的走向。舞台上演员的交流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关注与适应,而不是去演交流。 
连词成句。小组中第一个人说一个字/词,第二个人在第一个人的基础上增加一个字/词,以此类推,最后形成一个句子。这个练习要求的是即兴,不用事先讨论和思考,每个人贡献出自己的一个想象,但没有人知道最后这个想象会到达哪里。当最后的句子形成的时候,就是集体的想象到达的目的地。
随着音乐用同学的身体作为零部件创造机器,并说明为什么制造这个机器。有同学制造了榨汁机,因为这让她开心。有同学制造了F1赛车,因为她喜欢。有同学制造了大炮,有同学制造了杀人机器,有同学制造了旋转木马,有同学制造了投篮机,有同学制造了打碎机器的机器。做这个练习的时候,同学们容易观念在先,即先打算好做什么机器,而置音乐于不顾。阿塞姆老师强调说先感受音乐,让身体随着音乐动起来,再将当下自己对音乐的感受赋予到制作的机器中。比怎么动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而动。
 
 
 
图为《哈姆雷特》排练
 
后面几天,阿塞姆老师带着同学们排演《哈姆雷特》中的鬼魂部分,《麦克白》中的女巫部分,《仲夏夜之梦》中的精灵部分,这些在现实中看不见的角色。阿塞姆老师在排演的过程中,会随着演员的状态和现场的状况做出很快的调整。比如当“哈姆雷特”从幕后拖出“波洛涅斯”的尸体时,演“哈姆雷特”的演员觉得很吃力,阿塞姆老师就在“波洛涅斯”身上裹了一层白布,减少“波洛涅斯”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力,并且在后面奥菲莉亚的戏中加入白布的元素。阿塞姆老师的观察能力和即兴创作能力非常强,同学们在阿塞姆老师的言传身教中学习与成长。
6月8日晚,上戏黑匣子中,伴随着阿拉伯音乐和红黄蓝色的灯光,《哈姆雷特》、《麦克白》、《仲夏夜之梦》的片段融合为一个作品呈现。这个凝聚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汗水,既现代又有阿拉伯风格的汇报演出获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图/文:徐慧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