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际导演大师班(文明古国)第三周课程总结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8-06-04浏览次数:218

2018年5月28日至6月1日,2018国际导演大师班(文明古国)第三周的课程圆满结束,来自挪威的印度裔导演,隶属于奥斯陆大学易卜生中心的卡玛鲁丁·尼禄(Kamaluddin Nilu)带领来自全国各院团、高校及我院导演系研究生共近30名学员,进行了主题为《空间位置与舞台行动》的导演工作坊训练。
从第一天课程的开始,拥有扎实的理论框架与丰富的实践经验的尼禄老师,为同学们讲解了许多有关戏剧空间与导演艺术的理论知识,开拓了同学们的视野,并为之后的训练打下扎实的基础。课堂上,他强调了空间的重要性,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中的剧作,因为剧场空间的不同而有了截然不同的内容,因此在当代,当我们使用不同的文本时,一定要根据我们所使用的空间来调整文本。他还在课堂上详细解释了他自己开发的舞台实践方法“毛虫变形游戏”,即三个步骤:蜕变、转化与变形。
 
 
 
图为尼禄教授为大家讲述“毛虫变形游戏”
 
此后,尼禄老师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解他的方法,进行了一次练习:首先,同学们在黑匣子内自由走动,但重点是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去感受这个空间,当你探索完毕,就来到剧场中间,将自己走动的路线以及情感通过绘画的方式表达出来;接下来,将眼睛用黑布蒙起来,重走刚才走过的路线,这一次结束,回到场地中间再一次画出你的感受。虽然是完全相同的路线,但因为视觉的消失,你的感受会完全不同,而这也将非常明显的体现在你的画作中。简单的两次练习,让同学们通过他们的绘画清楚的认识到“转化”的力量,在一个我们熟悉的空间中,仅仅发生了一点点改变,这个空间就对我们的身体、精神以及感受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图为学员们进行探索练习
         尼禄老师同时让我们将两次画作作为文本,用我们的身体来表达出来。同学们根据两次画作,有着各式各样非常有趣的表达。然而难度在后面,尼禄老师把我们分成十人左右的一组,并要求我们组内所有人的个人片段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故事。他强调编辑文本时就像画画,你可以涂色,也可以抹掉颜色,然后再涂上新的颜色。保留我们所需要的,删减掉不必要的,增加我们需要的,最后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们是可以利用这种方式来创作文本,创造文本空间的。在最后一天的汇报中,两组同学展示了这次编辑文本的尝试,在没有任何对话的情况下,将十人左右的肢体表演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构成情感丰沛而意义深刻的片段,获得了观众们的认同。
 
 
图为汇报演出
         尼禄老师在一周的课程中,阐释了他的戏剧观,即他认为戏剧是关于转化的艺术。他在课前布置我们阅读卡夫卡著名的中篇作品《变形记》,并让我们根据这篇小说的第一句话“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来发展一个有关于“转化”的影像。尼禄老师和我们解释了戏剧中象征与被象征的意义,并说明了声响在戏剧中所拥有的丰富含义。他举了一个例子,当你的妈妈的脚步声传来,你不需要通过其他的声音就可以辨认出是妈妈的脚步声,而你的身体也会变得柔软。同学们根据老师的要求,完成了形式各异的影像,因为时间紧迫虽然粗糙,但含义丰富。大家在汇报中一一展示他们的作品,获得了观众们的热烈掌声与高度认可。
         一周高强度的学习打开了同学们的视野,给与大家新的创作戏剧的方法。通过尼禄老师的阐释,我们更清楚空间与转化对于戏剧的重要性,他的理论指导实践的训练,也给同学们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下一周埃及导演阿塞姆·纳加狄会给大家带来主题为《想象的角色—<仲夏夜之梦>》的工作坊,让我们一起期待吧!(图/文  刘钊